<track id="16el8"><nobr id="16el8"></nobr></track>
<track id="16el8"></track>

<menuitem id="16el8"><dfn id="16el8"></dfn></menuitem><track id="16el8"></track>

    <track id="16el8"><div id="16el8"></div></track>
  1. <track id="16el8"><span id="16el8"></span></track>

    <bdo id="16el8"><optgroup id="16el8"></optgroup></bdo>

    0917-3788601 中文版英文版

    新聞中心


    鉬價上漲疊加業務高度集中,行業龍頭金鉬股份盈利飆至30億元

    [ 信息發布:本站 | 發布時間:2024-01-29 | 瀏覽:12316 ]

  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董鵬 成都報道

    去年鉬價在一季度創出新高后有所回落,但是整體價格區間依舊明顯高于2022年,這使得相關上市公司盈利能力迅速提升。

    1月24日晚間,金鉬股份(601958.SH)發布業績預告,公司預計2023年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在30億元至32億元之間,同比上升約124.76%至139.75%,扣非后利潤及增幅與之基本相當。

    該公司,為亞洲最大的鉬業公司,擁有金堆城鉬礦和汝陽東溝鉬礦兩大礦山的開采權,其中金堆城鉬礦為全球六大原生鉬礦之一。

    “國內外鉬市場價格持續向好,主要鉬產品價格同比上漲, 公司加快延鏈補鏈強鏈,搶抓市場機遇,優化產品結構……產品盈利能力有效提升,本期業績同比大幅上升?!苯疸f股份方面表示。

    根據安泰科數據統計可知,2022年國內鉬精礦(45%-50%)年度平均價為2805.72元/噸度,到2023年時該年度均價則是增加至3861.2元/噸度,同比上漲超過1000元。

    雖然目前年度報告尚未正式披露,無法看到具體利潤率變動數據,但是參考公司過往定期報告,也足以看出2023年鉬價上漲對公司盈利的帶動作用。

    據中郵證券測算,2022年該公司毛利率、凈利率分別為34.77%和16.65%,2023年前三季度則雙雙提升至47.92%、29.86%。

    實際上,早在去年2月鉬價拉漲階段,本報便曾經報道指出“與此前上漲不同的是,由于2020年12月至今鉬價上漲速度和幅度更為可觀,金鉬股份未來盈利能力提升空間也會更大一些?!?

    原因是,金鉬股份是國內最大的專業鉬生產商,兼具收入占比高、利潤率高的特點。

    彼時,國內產能排名靠前的5家企業,分布為金堆城鉬業集團(金鉬股份)、洛陽欒川鉬業集團(洛陽鉬業)、伊春鹿鳴礦業、錦州吉翔鉬業(吉翔股份),和河南欒川龍宇鉬業,其中鹿鳴礦業和龍宇鉬業不是上市公司。

    剩下的三家上市公司中,吉翔股份、洛陽鉬業“含鉬量”不高,鉬產品業務集中度不如金鉬股份。

    以2022年為例,金鉬股份的鉬爐料、鉬金屬和鉬化工三大業務營收,占上市公司收入總額的90%以上。

    當最上游的鉬精礦帶動下游鉬產品價格上漲,又疊加公司收入高度集中在鉬行業的特性,使得公司充分享受到了鉬價上漲的紅利,其盈利彈性也會強于其他同業公司。

    需要指出的是,鉬下游需求以合金添加劑為主,終端需求絕大部分來自鋼鐵行業。

    比如金鉬股份收入占比最大的鉬爐料,便包括工業氧化鉬、鉬鐵、鉬金屬顆粒,主要用于鐵、鋼、鎳合金等產品的合金添加劑。

    這使得鉬價的波動,高度依賴于下游鋼廠招標情況,鉬生產商在產業鏈內部的議價能力表現一般。

    不過,隨著新能源行業的快速增長,已經為鉬的下游需求帶來了不少增量市場。

    “鉬具有耐高溫腐蝕、較低比阻抗以及環保等性質,可以廣泛用于新能源領域。在該領域,鉬主要應用于碳酸鋰、氫氧化鋰反應釜、風電鑄件等細分領域,隨著新能源板塊增長,鉬應用場景也在迅速增長?!钡掳钭C券指出。

    反觀其供應端,則存在項目建設時間長、資金投入高等特點,加之鉬礦資源多為銅鉬伴生礦,受全球銅供給增速限制,整體供給增速難以大幅釋放。

    此外,不同于銅、鋁、鋅等基本金屬,鉬的市場規模更小,價格體系也不如其他金屬不夠完善,一旦供需兩端、市場預期發生明顯變化,其價格彈性也會更大。

    正因于此,鉬行業的上漲周期可能仍未結束。


    打印  |  關閉


    ?